当前位置:首页 >> >> 走近他们 >> 解放日报 >> 稿件
樊学民:遇难题找安全帽上有党徽的人
来源:解放日报 时间:2017.07.03.
  一些建筑工地上,常见彩旗飘飘,旗上有“党员示范队”、“青年团员突击队”的字样。有人不以为然,心底认为形式大于内容,建筑工人干活的地方,党组织有啥用?“工地上不需要书记们开会,还不如抓紧时间,多讨论施工方案。”2013年迪士尼项目在上海开工之初,外方业主也有类似的想法。可一年多后,变化微妙,工程遇到难题,他们第一反应便是找樊学民:“请你们开党员会议吧。”找不到樊学民的时候,他们也已摸着了办法,去工地上找“安全帽上有党徽的人”。
  樊学民是谁?记者想象中该是巧舌如簧、英语很溜、西装笔挺的白领精英,实际见到的却是一个头发斑白、小平头、身材不高却壮实、带着东北口音,典型“工人阶级老大哥”模样的人。他是中建二局上海分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兼工会主席,从管道工做起,在工地上工作了34年,一谈起各类施工工艺则“滔滔不绝”,好不容易岔开话题,则又“絮絮叨叨”地说起怎么给散布华东地区各地的工人们办集体婚礼、发电影卡和蛋糕券的“窍门”来。记者“耐着性子”听,久了,觉出樊学民的可爱之处来,他心里装的满是“服务好大家”和“解决好问题”,总结起来也简单,“初心”二字。

  迪士尼工地上的党支部

  即便不是搞建筑的,也能想象得出上海迪士尼项目的“难”——国际化、矩阵式的管理模式,美方专家挑剔且严苛的工程要求,庞大的项目管理团队及数万张需要深化的图纸,樊学民所在的中建二局,是宝藏湾项目的施工总承包。世界各地的迪士尼,唯上海迪士尼有宝藏湾,不少工艺和技术,都是无处可借鉴的头一遭。
  美方的理念有先进之处,一边设计,一边修改,一边施工,扁平化管理,各司其职,无奈“水土不服”:参建方各自为政,很难团结,遇到问题便互相埋怨、推诿,停滞不前。最让人头疼的时候,工地上开会,关着门连说带吵5个小时,毫无进展,工期出现阶段性滞后。
  在2014年的年中,如何保证迪士尼项目的工期,是个棘手的问题。美方管理人员束手无策时,樊学民通过调研,认为建立一个顺畅的沟通协调平台是关键,而数家参建方都是国企,于是便亮出了自己的拿手戏——成立“联合党支部”,要求所有在工地现场的党员站出来,开展“党员先锋行动”。
  第一次党支部会议是“偷偷”开的,樊学民讲得真诚:“国有企业要在关键时争口气,我们共产党员要冲在前面。”团结之下,各方让步,会议开了1个多小时,难题基本商定。
  第二天,美方业主召开各方约谈例会,人们见他是揉着额头进来的,毕竟类似的会,口干舌燥地“僵”上四五个小时已是常态,可这次个个都说“没问题”,竟然十分钟就散会了。
  美国人追着樊学民问,怎么做到的?“昨天我们牵头开过会了。”“下次你们开会我也来。”“你来不行,是党支部会议。”美国人笑着摇头,不信,继而坚决要求去,就旁听,不说话。下一次党支部会樊学民就让他去了,会是这样开的——抛出问题,讨论症结在哪、怎么解决,多出来的活谁来干,多出的钱谁先垫上,会议记录请各位签字,金发碧眼的旁听者服了。
  从那天起,迪士尼的工地上,安全帽上有了党徽,青年突击队的旗帜和“党员承诺书”也多了起来,没多久便“红旗飘飘”了。美方业主不仅开始习惯于“有问题找党员”,还把中秋聚会等大型活动交给联合党支部主办。

  项目在哪里,党组织就设到哪里

  记者追问,建立沟通协调平台的方式很多,为何要选择建立联合党支部?樊学民想了想说,大家对党组织有天然的信任感和依赖感。
  其实,这也是他在建筑行业多年的经验——这行流动性大,人随着项目走,施工队到哪儿都不是当地人,常在一片荒芜地工作数年,等高楼起人声沸,他们便要到下一个荒芜地去,夫妻儿女常分离,若没有党组织,有时难以克服漂泊感。
  樊学民倡导的,是每个项目一开工,项目的党支部就要融入所在地方的党建联建。如今,中建二局上海公司党委积极整合党建资源,共设立了十三个片区项目党支部,实行党支部书记专职化、属地化。每次工地搞活动,比如文艺演出、知识竞赛或者足球比赛,必定喊上所在地的村镇青年。不仅要请人进工地,自己也从工地走出来,这些年,樊学民常带头去与浦东新区民办大别山小学结对,好几次从学校出来后,同事们还要借两三块给樊学民搭地铁,不知不觉地,他“奉献”得一分不剩了。
  记者去青浦某工地找樊学民,正逢工地上请来劳模郭明义讲课,并以此为契机成立志愿者服务队,工地很干净,场面很热闹。类似的点子,樊学民有不少,中建二局上海分公司成立专项基金奖励外来务工子女,与“南京路上好八连”开展军民共建,还帮扶崇明团结村修建便民路……这些党建活动,也给建筑工地管理带来好处,噪音扰民、安全生产或是道路交通问题,大多能及时沟通解决。
  建筑工地上有党组织,最受益的还是农民工兄弟。樊学民最常说的,是“三不让”,不让一个农民工“掉泪、掉队、掉价”,尤其是“不让一个农民工掉队”。青浦某工地里郭明义上课的教室,便是夜校所在,搭脚手架、轧钢筋、泥水木工活,正规教的总比野路子好;前几年,樊学民还组织了大规模的劳务技能大赛,约2000名工人参加了“大练兵”,已经有两位优秀的一线工人因为技术学得好,通过竞聘,成为项目管理人员。工地各党组织在樊学民的提议下,还出了不少细致的“关爱方法”,比如华东地区各工地的“过生日标准”不同,如今统一用“最高标准”,发300元蛋糕券;还比如,坚持将“保证职工收入每年增幅不低于10%”的承诺写进集体合同……
  记者在工地,数次听到有人夸樊书记是“贴心人”。有人谢他“救命之恩”,数年前樊学民赶赴安徽某地和医院“吵架”,坚持协调转院,后经过专家会诊,才知道是之前的医院误诊开错了药,硬是把一场普通的感冒,延误并恶化到要开出病危通知书、要求做肾透析手术的程度。还有人记得,樊学民这个硬汉型的严肃男人,拿着大红色的扩音器给26对青年员工举办集体婚礼,他做证婚人,开心得跟自家子女成家似的。他说工地上年轻人多、流动性大,我就是你们的“娘家人”,台下的新人和家长听了,都觉自然亲切。
  怀初心,方能得到信任和依赖。
主办:上海市委宣传部 承办:东方网 上海东方宣教教育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