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走近他们 >> 解放日报 >> 稿件
朱志仁:调解就是“淘浆糊”?我不同意
来源:解放日报 时间:2017.10.30.

  退休前,朱志仁有着多重身份——他当过陕西省商业厅副厅长,干过总经理,是教授,还是恢复律师制度后首批考取执业资格的律师。令周遭亲友想不到的是,顶着如此多头衔的朱志仁退休后“画风突变”,成了社区里专管鸡毛蒜皮的“老娘舅”。从事人民调解工作7年多来,朱志仁接待法律咨询1000余批、1500余人次,成功调解矛盾纠纷200余件,调解成功率达98%以上。

  两句话就让当事人主动撤诉

  社区里,至今流传着朱志仁“两句话就让一起官司撤诉”的故事。
  7年前的一天,还是兼职调解员的朱志仁看到刘阿婆跌跌撞撞冲进居委会,挥舞着一张纸,嘴里不停骂骂咧咧。他连忙上前拉着刘阿婆坐好,给她倒了杯水。这时他才看清,刘阿婆手里攥着的,是一张法院传票。
  “我们老两口辛辛苦苦,把侄女当女儿抚养长大。现在她嫁人了,跑到法院告状,要抢我们老两口的房子。”说到伤心处,刘阿婆忍不住抹起眼泪。
  听完刘阿婆的哭诉,朱志仁心里大概有了底,“您侄女是知青子女,返沪落户您家有没有书面协定?老房子动迁安置时,侄女的名字是不是也在名单上?您买下现在这套房子时,侄女已经成年了吧?”
  几个问题一出,刘阿婆的声音一下低了八度。
  朱志仁说,虽然他心里同情刘阿婆,但遇上矛盾纠纷,他首先要帮当事人梳理情况。“有人说调解就是‘淘浆糊’,我不同意。”
  看到刘阿婆情绪趋于缓和,朱志仁坦率地告诉她,按照现在的情况,法院多半会支持侄女要在房产证上加名字的诉求。刘阿婆“唰”地站起来了:“这可怎么办啊?”“您要信得过我,就把您侄女的电话给我,我来帮您两边牵线,看看怎么解决。”
  送走刘阿婆,朱志仁立刻拨通了她侄女的电话。不论朱志仁说什么,听筒对面都是一句话:“我有权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朱志仁知道,解决问题先要大量搜集信息,再“对症下药”。从侄女一位关系不错的小叔那里,他得知侄女最近家庭遇到一些困难,急需资金周转。
  朱志仁托小叔转告刘阿婆侄女两句话——第一句,“你回上海时才十几岁,姑父姑母是不是拿你当亲女儿?做人不能光看利益,还要讲情义。”第二句,“就算胜诉了,房产证上加了你的名字,你也只有三分之一的产权,不能变卖,还是拿不到钱。”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没过两天,侄女主动去法院申请撤诉。

  当“老娘舅”也是为百姓服务

  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解决了刘阿婆家的矛盾,朱志仁心里“偷着乐”:“自己虽然年纪大了,但本事还在,还能为老百姓做点事。”不久之后,宝山区推动人民调解员队伍正规化建设,要求每个居委选聘至少一名专职调解员。朱志仁闻讯报名,并顺利入选。
  老公房小区,水管容易老化漏水,往往成为破坏邻里关系的“元凶”。一次接到一名底楼居民投诉家中漏水,找不出原因,矛头对准了楼上所有居民。“按照《民法通则》,如果是楼上用户的水管出问题导致漏水,那么就应该由楼上用户来承担全部维修费用。可是如果楼下居民想到法院起诉,证据呢?”朱志仁坦言水管问题其实反映了法律在基层执行时面临的困境:“法律不仅在书本中,也在生活里。调解就是其中一种方式。”
  朱志仁冒着酷暑一家家敲门。调解员杨卫说,朱志仁身体不好,患有糖尿病,心脏也装了支架,走两层楼就有点喘。有时还会遇上极不配合的居民。
  可杨卫从没见过朱志仁发脾气。“人家不开门他就一趟趟跑,隔着门也要把道理讲完。平时路上碰到,还会上去打招呼,拉近距离。”面对如此耐心的朱志仁,再执拗的居民也会答应坐下来协商解决方案。朱志仁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和老百姓好好讲道理,他们总归会听。”于是,剑拔弩张的矛盾就此解决。

  信任就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朱志仁的名声越来越响。
  2013年5月,高境镇司法所设立了“朱志仁人民调解工作室”。朱志仁发现,在受理的案例中,家庭纠纷约占70%,其中跟房屋有关的继承和析产又占85%。于是,他把工作室咨询和调解案例一一登记在案,把日常处置矛盾纠纷中的真实案例作为来源,推出“以案说法”讲座。2016年起他还开通小区微信群,进一步畅通普法渠道,赢得如潮好评。
  “社区里的很多事都有共性,所以朱志仁的处理方法完全可以提供给其它社区借鉴。”高境镇党委书记张惠彬说,镇里打算挑选一批优秀青年调解员,让他们拜朱志仁为师,学习做好调解工作。慕名来找朱志仁的人也越来越多。家住黄浦区的老人李某听亲戚讲起朱志仁的故事,就找到工作室寻求法律帮助。
  “现在我爱人都知道,拿起电话,对方要是喊‘朱律师’,那是来咨询或者调解的。”朱志仁说,“不要小看这一声‘朱律师’,那是别人对我的信任,信任就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主办:上海市委宣传部 承办:东方网 上海东方宣教教育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