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动态 >> 稿件
一盒10粒装的白血病“救命药”仅售290元?这不是天方夜谭
来源:感动上海 时间:2018.07.30.
对于病患,他总是给予最大的关怀;
对于荣誉,他淡然处之;
载誉前行,不忘初心,
他以一颗仁心救病患,
一份大爱济苍生。
 
 
 
  王振义:我对大家有个要求,就是要在心中播下“大医”的种子,把病人的需要放在首位,要看重事业,看淡名利。至于我自己,我只希望余生能再做些事情。50年过去了,我们只攻克了一种白血病,还有二十多种白血病需要我们去攻克,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
 
 
走向世界的“神药”只为造福患者
 
  1985年,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收治了一名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患儿,她高烧不退、出血不断,王振义的夫人谢竞雄正是她的主治医师。这对学术伉俪为孩子“活不过七天”的诊断忧心忡忡,“能不能试一试全反式维甲酸诱导分化疗法?”王振义大胆地提出想法。
 
  “胡闹”“疯了”的反对声此起彼伏。李军民说,维甲酸在过去是用于皮肤病治疗的外涂药物,“当时已经61岁的王老师拼了命地说服师母和患儿家长,原本已经打算放弃治疗的家属同意试一试。”
 
  奇迹真的发生了:在使用全反式维甲酸治疗一周后,小女孩的体温下降,身体各项指标趋于正常,王振义从死神手中夺回了患儿的生命!紧接着,团队在全市范围内试点治疗了24个病例,最终治愈率高达90%以上,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由此成为首个可以治愈的急性白血病。1988年,全球血液学顶尖刊物《Blood》(血液)刊发《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研究》,“论文发去后,被编辑压了一年。外国专家不相信中国医生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美国、法国等先后派人前来学习合作,他们亲眼见证了原本三四天内就会出血死亡的患者转危为安。”说到此,王振义的脸上有了自豪的笑容,“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技术保密,也没打算靠它赚钱,唯一的念头就是能尽快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
 
  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介绍,药物八成至九成的成本来自专利费用,正因没有申请专利,全反式维甲酸在全球范围内都进入了快速转化通道。最初十余年,作为院内制剂,这个救命“神药”仅售13粒30元,如今也仅为10粒290元,且纳入医保范围。“同样规格,在美国售价为180美金;根据病情严重程度,患者全疗程费用在我国约为3万至9万元不等,在欧洲则为8.5万欧元。”
 
  据悉,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在我国每年新增病例超过三千人。李军民说,日本专家曾算过一笔账,这一粒小小的药,每年为社会可省下高达10亿美元的成本,“它让许多患者的化疗、骨髓移植等等痛苦成为了过去式,因此除了挽救患者生命,更为社会大大减轻了经济、人力负担。”
 
  2015年,王振义收到一封辗转从美国寄来的信,与两个孩子的照片一同送来的,是一名母亲情真意切的感谢,“王教授,非常感谢您,您的药物治好了我的病,我现在又有了两个孩子。在网上检索发现您来自中国上海的瑞金医院,特此写信感谢您的付出和贡献。”他几乎记得信上的每一句话,“每一次来自患者的肯定,都让我觉得特别开心,这就是我奋斗的意义和乐趣。”
 
94岁的他是年轻学生的偶像
 
  94岁的他依旧在关心着研究工作,依旧在带着很多学生,他对医学教育高度重视。几乎每年都会给交大医学院的学生们做报告,教导他们不懈奋进。交大年轻医学生把王老当做医学之路的偶像和明灯。
  
  “ 我觉得首先要培养他们的思想,怎么样热爱科学、热爱人民,你所做的工作是为谁,不是为了自己,当然,你的技术高了,你的地位也会高,但是这个不是最后的宗旨,你学了技术为人民、为国家。所以你要培养一个学生,首先你要培养他的德,怎么样做人。”
 
  2003年,王振义教授自创了“开卷考试”式的查房,每周四上午针对学生提出的疑难病例进行分析和答疑,而学生们则对他的回答进行打分。如今94岁高龄的王院士,仍坚持这种被王老戏称为“开卷考试”的做法。
 
  这不仅培养了学生的诊断思路,更是给病人带去福音。他每天都要上国际最前沿的医学网站,浏览最新动态,摘录相关知识,转达给学生。
 
  王振义院士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在内的国家级奖项7项,省部级科技奖17项。荣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等荣誉。
 
  在国际上,获得肿瘤学界最高奖——美国凯特琳奖,瑞士布鲁巴赫肿瘤研究奖、法国祺诺台尔杜加科学奖、美国圣·乔奇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等国际肿瘤研究大奖。为表彰他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法国政府授予他荣誉骑士勋章。
 
毕业誓言成为一生座右铭
 
  王振义从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毕业至今,已是整整70年。当年,他念出的毕业生宣誓词,也从此成为他治学、为医路上的座右铭,“余于正当诊金之外,绝不接受不义之财。”
 
  名与利在这位睿智老者看来,都非人生追求的方向。1995年,他将血研所所长之位让与弟子陈竺,“那会儿全反式维甲酸的成果已经成熟了,我没有更多的新进展,况且我这辈子没出国留学过,不如他们这代能及时接触新知识的年轻人。”王振义说得恳切,“年轻人需要更大的舞台。”
 
  对晚辈们宽厚也严格的“王爷爷”如今又找到了努力的新方向。每周一次的“开卷考试”,由血液科的年轻医生、医学生出题,他来作答。今天,他还前往瑞金医院北院再次会诊一例特殊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合并肿瘤疑难症患者,“这是对他的第三次会诊了,我拿到了8月才会正式刊发的最先进文献材料,对患者的治疗或许会有帮助,也能给大家一点惊喜。”谈及最爱的学术,王振义笑起来宛如稚子,“我还在坚持学习,坚持问‘为什么’,这样年轻人才不会‘嫌弃’我嘛。”
 
  兴趣、恒心和一颗团结的心,是王振义想送给青年一代科研工作者的关键词锦囊,“坚持不懈的钻研才是机会与运气到来的前提。当你做好了准备,机会总会到来,或早或晚。”


对于荣誉,他淡然处之;
载誉前行,不忘初心,
他以一颗仁心救病患,
一份大爱济苍生。

 

 

  王振义:我对大家有个要求,就是要在心中播下“大医”的种子,把病人的需要放在首位,要看重事业,看淡名利。至于我自己,我只希望余生能再做些事情。50年过去了,我们只攻克了一种白血病,还有二十多种白血病需要我们去攻克,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

 

 

走向世界的“神药”只为造福患者

 

  1985年,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收治了一名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患儿,她高烧不退、出血不断,王振义的夫人谢竞雄正是她的主治医师。这对学术伉俪为孩子“活不过七天”的诊断忧心忡忡,“能不能试一试全反式维甲酸诱导分化疗法?”王振义大胆地提出想法。

 

  “胡闹”“疯了”的反对声此起彼伏。李军民说,维甲酸在过去是用于皮肤病治疗的外涂药物,“当时已经61岁的王老师拼了命地说服师母和患儿家长,原本已经打算放弃治疗的家属同意试一试。”

 

  奇迹真的发生了:在使用全反式维甲酸治疗一周后,小女孩的体温下降,身体各项指标趋于正常,王振义从死神手中夺回了患儿的生命!紧接着,团队在全市范围内试点治疗了24个病例,最终治愈率高达90%以上,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由此成为首个可以治愈的急性白血病。1988年,全球血液学顶尖刊物《Blood》(血液)刊发《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研究》,“论文发去后,被编辑压了一年。外国专家不相信中国医生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美国、法国等先后派人前来学习合作,他们亲眼见证了原本三四天内就会出血死亡的患者转危为安。”说到此,王振义的脸上有了自豪的笑容,“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技术保密,也没打算靠它赚钱,唯一的念头就是能尽快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

 

  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介绍,药物八成至九成的成本来自专利费用,正因没有申请专利,全反式维甲酸在全球范围内都进入了快速转化通道。最初十余年,作为院内制剂,这个救命“神药”仅售13粒30元,如今也仅为10粒290元,且纳入医保范围。“同样规格,在美国售价为180美金;根据病情严重程度,患者全疗程费用在我国约为3万至9万元不等,在欧洲则为8.5万欧元。”

 

  据悉,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在我国每年新增病例超过三千人。李军民说,日本专家曾算过一笔账,这一粒小小的药,每年为社会可省下高达10亿美元的成本,“它让许多患者的化疗、骨髓移植等等痛苦成为了过去式,因此除了挽救患者生命,更为社会大大减轻了经济、人力负担。”

 

  2015年,王振义收到一封辗转从美国寄来的信,与两个孩子的照片一同送来的,是一名母亲情真意切的感谢,“王教授,非常感谢您,您的药物治好了我的病,我现在又有了两个孩子。在网上检索发现您来自中国上海的瑞金医院,特此写信感谢您的付出和贡献。”他几乎记得信上的每一句话,“每一次来自患者的肯定,都让我觉得特别开心,这就是我奋斗的意义和乐趣。”

 

 

94岁的他是年轻学生的偶像

 

  94岁的他依旧在关心着研究工作,依旧在带着很多学生,他对医学教育高度重视。几乎每年都会给交大医学院的学生们做报告,教导他们不懈奋进。交大年轻医学生把王老当做医学之路的偶像和明灯。
  

  “ 我觉得首先要培养他们的思想,怎么样热爱科学、热爱人民,你所做的工作是为谁,不是为了自己,当然,你的技术高了,你的地位也会高,但是这个不是最后的宗旨,你学了技术为人民、为国家。所以你要培养一个学生,首先你要培养他的德,怎么样做人。”
 

  2003年,王振义教授自创了“开卷考试”式的查房,每周四上午针对学生提出的疑难病例进行分析和答疑,而学生们则对他的回答进行打分。如今94岁高龄的王院士,仍坚持这种被王老戏称为“开卷考试”的做法。

 

  这不仅培养了学生的诊断思路,更是给病人带去福音。他每天都要上国际最前沿的医学网站,浏览最新动态,摘录相关知识,转达给学生。

 

  王振义院士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在内的国家级奖项7项,省部级科技奖17项。荣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等荣誉。
 

  在国际上,获得肿瘤学界最高奖——美国凯特琳奖,瑞士布鲁巴赫肿瘤研究奖、法国祺诺台尔杜加科学奖、美国圣·乔奇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等国际肿瘤研究大奖。为表彰他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法国政府授予他荣誉骑士勋章。

 

 

毕业誓言成为一生座右铭

 

  王振义从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毕业至今,已是整整70年。当年,他念出的毕业生宣誓词,也从此成为他治学、为医路上的座右铭,“余于正当诊金之外,绝不接受不义之财。”

 

  名与利在这位睿智老者看来,都非人生追求的方向。1995年,他将血研所所长之位让与弟子陈竺,“那会儿全反式维甲酸的成果已经成熟了,我没有更多的新进展,况且我这辈子没出国留学过,不如他们这代能及时接触新知识的年轻人。”王振义说得恳切,“年轻人需要更大的舞台。”

 

  对晚辈们宽厚也严格的“王爷爷”如今又找到了努力的新方向。每周一次的“开卷考试”,由血液科的年轻医生、医学生出题,他来作答。今天,他还前往瑞金医院北院再次会诊一例特殊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合并肿瘤疑难症患者,“这是对他的第三次会诊了,我拿到了8月才会正式刊发的最先进文献材料,对患者的治疗或许会有帮助,也能给大家一点惊喜。”谈及最爱的学术,王振义笑起来宛如稚子,“我还在坚持学习,坚持问‘为什么’,这样年轻人才不会‘嫌弃’我嘛。”

 

  兴趣、恒心和一颗团结的心,是王振义想送给青年一代科研工作者的关键词锦囊,“坚持不懈的钻研才是机会与运气到来的前提。当你做好了准备,机会总会到来,或早或晚。”

 

对于病患,他总是给予最大的关怀;
对于荣誉,他淡然处之;
载誉前行,不忘初心,
他以一颗仁心救病患,
一份大爱济苍生。

 

 

  王振义:我对大家有个要求,就是要在心中播下“大医”的种子,把病人的需要放在首位,要看重事业,看淡名利。至于我自己,我只希望余生能再做些事情。50年过去了,我们只攻克了一种白血病,还有二十多种白血病需要我们去攻克,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

 

 

走向世界的“神药”只为造福患者

 

  1985年,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收治了一名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患儿,她高烧不退、出血不断,王振义的夫人谢竞雄正是她的主治医师。这对学术伉俪为孩子“活不过七天”的诊断忧心忡忡,“能不能试一试全反式维甲酸诱导分化疗法?”王振义大胆地提出想法。

 

  “胡闹”“疯了”的反对声此起彼伏。李军民说,维甲酸在过去是用于皮肤病治疗的外涂药物,“当时已经61岁的王老师拼了命地说服师母和患儿家长,原本已经打算放弃治疗的家属同意试一试。”

 

  奇迹真的发生了:在使用全反式维甲酸治疗一周后,小女孩的体温下降,身体各项指标趋于正常,王振义从死神手中夺回了患儿的生命!紧接着,团队在全市范围内试点治疗了24个病例,最终治愈率高达90%以上,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由此成为首个可以治愈的急性白血病。1988年,全球血液学顶尖刊物《Blood》(血液)刊发《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研究》,“论文发去后,被编辑压了一年。外国专家不相信中国医生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美国、法国等先后派人前来学习合作,他们亲眼见证了原本三四天内就会出血死亡的患者转危为安。”说到此,王振义的脸上有了自豪的笑容,“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技术保密,也没打算靠它赚钱,唯一的念头就是能尽快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

 

  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介绍,药物八成至九成的成本来自专利费用,正因没有申请专利,全反式维甲酸在全球范围内都进入了快速转化通道。最初十余年,作为院内制剂,这个救命“神药”仅售13粒30元,如今也仅为10粒290元,且纳入医保范围。“同样规格,在美国售价为180美金;根据病情严重程度,患者全疗程费用在我国约为3万至9万元不等,在欧洲则为8.5万欧元。”

 

  据悉,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在我国每年新增病例超过三千人。李军民说,日本专家曾算过一笔账,这一粒小小的药,每年为社会可省下高达10亿美元的成本,“它让许多患者的化疗、骨髓移植等等痛苦成为了过去式,因此除了挽救患者生命,更为社会大大减轻了经济、人力负担。”

 

  2015年,王振义收到一封辗转从美国寄来的信,与两个孩子的照片一同送来的,是一名母亲情真意切的感谢,“王教授,非常感谢您,您的药物治好了我的病,我现在又有了两个孩子。在网上检索发现您来自中国上海的瑞金医院,特此写信感谢您的付出和贡献。”他几乎记得信上的每一句话,“每一次来自患者的肯定,都让我觉得特别开心,这就是我奋斗的意义和乐趣。”

 

 

94岁的他是年轻学生的偶像

 

  94岁的他依旧在关心着研究工作,依旧在带着很多学生,他对医学教育高度重视。几乎每年都会给交大医学院的学生们做报告,教导他们不懈奋进。交大年轻医学生把王老当做医学之路的偶像和明灯。
  

  “ 我觉得首先要培养他们的思想,怎么样热爱科学、热爱人民,你所做的工作是为谁,不是为了自己,当然,你的技术高了,你的地位也会高,但是这个不是最后的宗旨,你学了技术为人民、为国家。所以你要培养一个学生,首先你要培养他的德,怎么样做人。”
 

  2003年,王振义教授自创了“开卷考试”式的查房,每周四上午针对学生提出的疑难病例进行分析和答疑,而学生们则对他的回答进行打分。如今94岁高龄的王院士,仍坚持这种被王老戏称为“开卷考试”的做法。

 

  这不仅培养了学生的诊断思路,更是给病人带去福音。他每天都要上国际最前沿的医学网站,浏览最新动态,摘录相关知识,转达给学生。

 

  王振义院士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在内的国家级奖项7项,省部级科技奖17项。荣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等荣誉。
 

  在国际上,获得肿瘤学界最高奖——美国凯特琳奖,瑞士布鲁巴赫肿瘤研究奖、法国祺诺台尔杜加科学奖、美国圣·乔奇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等国际肿瘤研究大奖。为表彰他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法国政府授予他荣誉骑士勋章。

 

 

毕业誓言成为一生座右铭

 

  王振义从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毕业至今,已是整整70年。当年,他念出的毕业生宣誓词,也从此成为他治学、为医路上的座右铭,“余于正当诊金之外,绝不接受不义之财。”

 

  名与利在这位睿智老者看来,都非人生追求的方向。1995年,他将血研所所长之位让与弟子陈竺,“那会儿全反式维甲酸的成果已经成熟了,我没有更多的新进展,况且我这辈子没出国留学过,不如他们这代能及时接触新知识的年轻人。”王振义说得恳切,“年轻人需要更大的舞台。”

 

  对晚辈们宽厚也严格的“王爷爷”如今又找到了努力的新方向。每周一次的“开卷考试”,由血液科的年轻医生、医学生出题,他来作答。今天,他还前往瑞金医院北院再次会诊一例特殊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合并肿瘤疑难症患者,“这是对他的第三次会诊了,我拿到了8月才会正式刊发的最先进文献材料,对患者的治疗或许会有帮助,也能给大家一点惊喜。”谈及最爱的学术,王振义笑起来宛如稚子,“我还在坚持学习,坚持问‘为什么’,这样年轻人才不会‘嫌弃’我嘛。”

 

  兴趣、恒心和一颗团结的心,是王振义想送给青年一代科研工作者的关键词锦囊,“坚持不懈的钻研才是机会与运气到来的前提。当你做好了准备,机会总会到来,或早或晚。”

 

主办:上海市委宣传部 承办:东方网 上海东方宣教教育服务中心